我的状态:    
当前位置:广济药房网>>新闻中心>>行业动态>>浏览新闻
血液制品:扬深加工之长 避采浆量之短
核心提示: [点击浏览该文件:血浆.jpg] 血液制品:扬深加工之长 避采浆量之短                           生意社3月20日讯       在血液制品行业,由于原料血浆供应不足导致产量无法大幅提高。这已成为行业的共识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该文件:血浆.jpg]

血液制品:扬深加工之长 避采浆量之短

 

 

  
                 

  生意社3月20日讯 

  

  在血液制品行业,由于原料血浆供应不足导致产量无法大幅提高。这已成为行业的共识。

 

  “当前血浆供应量要大幅度上升是比较困难的事,还不如加强对血浆的深度开发,藉此获得新的增长点。”思捷医药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俞钢观察发现,八因子的价格从去年起已有所下滑,企业只有走血浆深加工的路,才有能力应付价格回落、原料不足等不利因素的影响。

 

  浆站关停连锁反应

 

  去年12月6日,一封名为“凝血酶原复合物供应短缺急待解决”的公开信出现在中国血友之家的网站上,原因是当时“凝血酶原复合物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不同程度的短缺,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发生断药情况。

 

  近年来,全国多个省份的医保报销范围已扩大至血友病的门诊治疗,诸如凝血因子Ⅷ浓缩物、凝血酶原复合物等治疗所需药物的需求进一步加大,加之“血荒”现象的存在,使凝血酶原复合物替代临床用血的机会大增,这些因素都令血源性凝血因子的“供不应求”愈发凸显。

 

  关键是,受原料限制,血制品生产企业近几年的总体产量并没有显著提高。“根源还在于献浆动力不足,外部舆论对献浆员构成很大压力,很多人会把卖血看作不光彩的事情,甚至是贫穷、落后的象征。”中国血友之家秘书长关涛认为,是陈旧的献浆观念和偏见,让整个血浆供应态势变得不容乐观。

 

  事实上,不仅是个人,这样的舆论导向也已经影响到地方政府对待血浆站的态度,个别地区之所以将矛头对准浆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地方形象与监管难度的考虑,尽可能减少采浆点的数目。

 

  然而,每当浆站被大面积关停后,往往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作为一类稀缺的国家战略资源,血液制品的价格会随着供应缺口的加大而“水涨船高”,面对医院缺货,病人家属只好千方百计到黑市求购。医院为备齐血液制品不得不向捆绑搭售妥协。

 

  献浆群体结构堪忧

 

  相对于我国对血液制品的刚性需求,献浆量较少,且大多数血浆来自中西部地区。这些地区的留守人员构成了有偿献浆的主体。

 

  这种供浆群体的结构性障碍,与商业采浆长期“边缘化”的状态不无关系。在中国,采血无非两种途径:一是无偿献血,二是商业采浆,前者采集、提供的是临床用血,后者采集供应的是血液制品生产所需的原料血浆。

 

  从本质上看,献浆与献血同样挽救患者的生命,二者的不同在于是否能获得一定的经济补偿。为此,献浆行为与献血行为在人们心目中有着截然不同的份量。

 

  针对国内频现的“血荒”,全国政协委员、祈福集团董事长彭磷基日前建议,在全国血站统一建立基于身份识别的管理系统,建立血液信息公开制度,公开内容包括血液的流向、使用人、报废原因等,以便社会监督血站对血液的管理,也减少民众对血站工作的误解。

 

  今年1月20日,卫生部发布的《关于单采血浆站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鼓励各地设置审批单采血浆站,并适当扩大现有单采血浆站的采浆区域,提高单采血浆采集量。

 

  特别是东部地区,应当支持符合条件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设置单采血浆站,争取在“十二五”时期内,实现辖区内单采血浆采浆量与血液制品需求量达到基本平衡的目标。

 

  面对严峻的血液制品供应形势,卫生部的态度已出现明显转变。

 

  血浆综合利用率待提高

 

  血源性凝血因子因血浆中含量较低,对提取环境、工艺设备的要求又相对较高,很多有生产批文的厂家都不愿意生产这类产品,或者说有能力进行生产的厂家数目实在太少。

 

  以凝血酶原复合物为例,国内目前还没有这类凝血因子的重组产品上市,替代品缺乏也加重了患者对血源性产品的依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血制品行业的“超高利待遇”正是造成国内企业研发意识薄弱、技术停滞不前的温床。

 

  据悉,目前我国只有12家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的产品种类达到6个以上,最多的仅为11个,一般企业只有4个,而国际领先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的产品种类通常超过20个。

 

  记者调查发现,前面提及的人纤维蛋白原目前的投料规模十分有限,知情者透露,人纤维蛋白原的产量与冻干机的空闲情况密切相关,企业一般会先照顾凝血因子的生产,再把人纤维蛋白原见缝插针地安排进去。

 

  据该知情者介绍,提取人纤维蛋白原的两种工艺都不复杂,一种是直接提取组分液,另一种是作为八因子的副产品产出。如采用后者,则提取量相对更低。另外,由于纤维蛋白原粘度大,企业只能通过控制一次灌浆量来保证分浆机的正常运作,因此每次也是小量产出。

 

  若真像传闻的那样,血液制品是发改委下一轮医保目录调价方案的重点对象之一,对行业的长远发展可能并非坏事。“利用价格杠杆调低血制品价格的最大目的,是为了倒逼厂家‘修炼内功’,开发更多的细分产品,提升血浆的综合利用价值,并逐步改变原本凭借一两个血液品种就足以养活企业的畸形现象。”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血液制品的核心竞争力除浆源拓展能力之外,还有血浆的综合利用开发能力。”在前不久结束的网上路演中,江西博雅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建新曾如此回应一位网友的提问。

 

  在浆源有限的条件下,血液制品生产企业有意识地提高自身综合实力是纾解血液制品短缺的另一个关键